法治守护“半边天” 惠东法院通报涉妇女儿童典型案件

发布时间:2019-03-11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112 次
        为更好地发挥司法审判的教育引导功能,增强妇女儿童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为公民学法、守法、尊法提供遵循,惠东县人民法院(下称惠东法院)将近期办理的具有典型教育意义的家事案件和涉妇女儿童案件通报如下。
        被家暴妻子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一)基本案情
        申请人游某与被申请人王某系夫妻关系,婚生两个子女。双方自2016年10月起因生活琐事争吵,王某在争吵过程中对游某拳打脚踢,造成游某身体多处受伤(经鉴定为轻伤二级)。2017年4月,游某又遭到王某殴打后报警,公安机关将王某抓获。同年9月,游某出具请求书,请求不再对王某起诉。同年12月,惠东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依法对王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作出不起诉决定。2018年11月1日,游某与王某再次发生争吵,其过程中王某对游某实施了殴打行为,造成游某受伤。听证期间,游某颈部、胳膊上的淤青清晰可见。
        (二)判决结果
        惠东法院认为: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从申请人游某提供的检察机关《不起诉决定书》、鉴定委托书、疾病证明书等证据以及其目前的伤情可判断被申请人王某对申请人游某存在家庭暴力,并有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
        游某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最终裁定禁止被申请人王某对申请人游某实施家庭暴力,在保护令生效期间,如被申请人王某违反上述禁令,法院将依法视情节轻重,处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三)一张图读懂人身安全保护令
 
        李某离婚、重婚案
        (一)基本案情
        原告陈某甲与被告李某在三十年前登记结婚。原、被告婚姻初期居住在陈某甲的父亲家,期后迁至李某工作单位的宿舍居住。陈某甲称,自2001年到惠州居住后,双方便开始分居,李某偶有回家,自2006年起长期与陈某乙同居。陈某乙是陈某甲的同胞妹妹。原、被告婚姻存续期间,李某与陈某乙发生性关系,并生育子女。期间,陈某甲居住在惠州市内,李某与陈某乙共同生活在惠东县。李某自认其对外称与陈某乙是夫妻。2016年,陈某甲到法院起诉离婚。
        诉讼期间,司法机关以重婚罪向惠东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法院以李某、陈某乙犯重婚罪,分别判处李某、陈某乙有期徒刑。
        (二)判决结果
        惠东法院认为,原告陈某甲与被告李某共同居住多年,且生育多名子女,有一定的夫妻感情。李某婚内与陈某甲的胞妹即陈某乙同居且生育小孩的行为是导致其夫妻双方感情破裂的重要原因。自李某与陈某乙到惠东生活后,李某与陈某甲的夫妻关系进一步恶化,而双方亦未对此前的不良夫妻关系进行修复,致使夫妻感情完全破裂。法院依法判决:准予陈某甲与李某离婚;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李某赔偿陈某甲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
        此外,法院刑事审判部门以李某与陈某甲登记结婚后又与陈某乙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陈某乙系陈某甲的同胞妹妹,明知李某有配偶仍与其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其二人行为已构成重婚罪,故分别判处李某和陈某乙有期徒刑。
        (三)法官说法
        一夫一妻制度是我国婚姻制度的基石,重婚是对一夫一妻制度的严重破坏。重婚不仅包括法律上的重婚,即有配偶者又与他人结婚,或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登记结婚;还包括事实上的重婚,即有配偶者又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关系同居生活。在本案中,李某与陈某乙构成事实上的重婚,已构成重婚罪,依法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惩。
        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一项的规定,有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情形的,经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本案中,李某婚内与陈某甲的胞妹即陈某乙同居且生育小孩的行为是导致其夫妻双方感情破裂的重要原因,且该行为给陈某甲造成较大的精神损害,陈某甲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应予以支持。
        那么重婚罪的被害人应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其可以依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或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并由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小学生起诉父亲追讨抚养费     
        (一)基本案情
        原告小张与张某是父子关系。因张某自2014年起便拖欠抚养费,故儿子小张于2017年将父亲诉至法院。该案经惠东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一致协议,由张某付清2017年2月前拖欠的抚养费,同时,从2017年3月起,由被告张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500元直至原告小张成年。
        因张某未按调解书履行法律义务,儿子小张便申请强制执行。截至目前,张某已拖欠抚养费将近8万元。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通过电话联系被执行人张某,告知其履行义务,张某谎称会与前妻联系并履行调解书确定的义务。但是根据其前妻反映,张某竟向前妻放“狠话”,表示虽然有能力但也不愿支付抚养费。鉴于被执行人张某态度恶劣,涉嫌存在拒执行为,执行法官依法将张某纳入失信惩戒名单,并向公安机关发出协助拘留通知书。
        (二)执行结果
        惠东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收到线索后,立马安排执行干警赶往惠州市某国际酒店将睡梦中的张某抓获。在前往拘留所的路上,张某筹集了10万元用于给付拖欠的抚养费,超出部分用于抵付今后需支付的抚养费。但是鉴于张某先前的恶劣态度,法院仍然依法对张某采取司法拘留措施,以对其拒执行为进行司法惩戒。面对法院的强制措施,张某深感后悔,同时认识到了自身错误,表示接受法院的惩戒措施,承诺往后将认真履行法律义务。
        (三)法官说法
        离婚后孩子归谁抚育,应从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的角度考虑,在这个前提下,夫妻离婚时可以协商确定,协商不成,可由人民法院判决。
        夫妻离婚,是指从法律上解除了婚姻关系,夫妻间的相互的权利和义务随之终止。但婚姻关系的解除并不意味着解除了对孩子的抚养、教育的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6条规定:“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为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由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因此,夫妻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义务。在本案中,虽然小张父母已离婚且其母亲取得了小张的抚养权,但原告小张与张某仍是父子关系,张某对小张仍有抚养和教育的义务。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解释一》第21条明确规定:父母对子女的“抚养费”包括三项,即生活费、教育费和医疗费。所以在离婚时,除生活费外,要充分考虑教育费和医疗费,在抚养费的标准(20-30%比例)范围内争取适当的比例。
 
        儿子拒不赡养老人,老母亲将其告上法庭
        (一)案情经过
        原告刘某年逾七十,共生育一子二女,与被告杨某系母子关系。2018年,原告因患病在医院住院治疗。由于原告年老体弱、生活困难,常年卧病在床,故由两个女儿聘请他人来照顾其起居生活,住院产生的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均由其两个女儿负担。被告作为原告唯一的儿子,并未自觉履行赡养义务,拒不支付赡养母亲的费用。母亲只好将儿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处儿子支付相应的赡养费。考虑到日后住院治疗需要大笔费用,而原告的两个女儿经济能力有限,所以原告同时向法院提起分家析产诉讼案件,请求法院拍卖原、被告名下共同共有的房产,所得款项用于原告治疗、生活等所需费用。
        (二)调解结果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主审法官考虑到双方当事人的特殊身份关系,希望案件能够和解,故多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向被告释法说理。在被告有调解的意愿时,及时组织双方进行协商,并根据双方当事人的实际,利用周末加班时间召集双方到庭调解。经过主审法官的努力,原、被告双方就分家析产纠纷和赡养费纠纷两案一并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同意原告将双方名下共同共有的涉案房屋以28万元出售,所得款项由双方平均分配,被告在收到买房款当日一次性支付赡养费5万元给原告,并从2018年12月起每月1日前支付2500元赡养费给原告。至此,双方的纠纷得以完全解决,原告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
        (三)法官说法
        根据《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
        子女对父母的赡养指成年子女在物质上和经济上为父母提供必要的生活条件,扶助是指成年子女在精神上和生活上对父母的关心、帮助和照顾。赡养扶助的义务主体,一般是成年子女。子女对父母履行赡养扶助义务,是法律规定的子女必须要履行的法定义务,也是每一个成年人对家庭和社会应尽的责任。
        需要指出的是,无给付赡养费能力的成年子女虽然可以免除给付义务,但生活上的照料、精神上的慰藉义务不能免除。本案中的被告,在母亲生活拮据、患病住院情况下,不但没有支付相应的赡养费、医疗费,也未尽照料老人、予以精神慰藉的义务。这不仅违反了法律,也与我们日常道德相悖,应当予以谴责与引导。
        此外,以下几种情况通常会被人们误以为可以不赡养父母,其实这些都是认知上的误区:已婚的成年子女本人没有经济收入,但配偶的收入足以维持生活的,也应当承担赡养义务;不能以父母因客观原因不抚养自己而推脱赡养责任;父母取消子女对财产的继承权的,子女仍有赡养义务;子女不能通过声明放弃财产继承而不承担赡养义务;父母再婚的,子女不能拒绝赡养老人。
        赡养老人不仅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子女对父母应尽的义务。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动物尚知道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况且人类乎?由衷地希望每名子女都能把尊老养老的美德传下去,让每位老人都能拥有一个温馨无忧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