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肾法官”黄植忠

发布时间:2019-07-05 | 来源:686新闻工厂 | 作者:何鑫 | 浏览数:208 次
        一个正常的人身体里,只会有两个肾。
        经过两次肾脏移植手术后,黄植忠的身体里有四个肾,但只有一个能正常工作。
        同事们称呼他为独肾法官。
        2012年,“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在园洲法庭挂牌成立。到现在,已有1.2万余人次在这里解决了矛盾、化解了纠纷。
        教师出身的黄植忠,在调解工作中,更像是老师教育学生,有时严厉、有时温柔。他用自己的真心与勤奋,做了一名人民法官该做的事。 
        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之际,我们在此讲述黄植忠这名有着34年党龄老法官的故事。
        法律新手黄老师
        6月27日上午10点30分,33℃的气温笼罩着整个博罗县,空气都显得有些粘稠。
        博罗县人民法院福田镇巡回办案点的调解室内坐满了人,立式空调开足马力向外送风,期望能够冷却双方当事人的火气。
        黄植忠坐在人群中,对于第一次到访的我来说,难以辨认他的身份。
        他穿着一双农村地区常见的棕褐色皮质凉鞋,搭配老式的黑色西裤和一件白色POLO衫,脸上爬满了皱纹和老年斑,头发也已花白了大半。黄植忠笑起来,就如邻居的爷爷一般,和蔼中带着一点威严。
        几名年轻的当事人围坐在黄植忠身旁,看起来就像是村口大榕树下几位村民聊天的景象。
        △ 黄植忠在博罗县沥西村做土地调查
        只有当那些晦涩的法律条文从他嘴里说出时,才让人反应过来,他的身份是一名法官。
        “根据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规定,农村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黄植忠从法律角度和人情角度与双方当事人耐心地做着调解。
        “没必要非得打官司,一人退一步,别搞到那么麻烦,对不对?”在他的劝说下,双方最终达成了共识,握手言和。
        黄植忠这才端起早已放凉的茶杯,抿上一口——这是他今天上午接手的第三起案件了。
        “多谢忠叔,我们先走了。”
        认识黄植忠的人,都更愿意叫他忠叔,这是因为他早前有过教书的经历。
        1978年,黄植忠高中毕业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园洲中学,任职化学老师。对于从小生长在“成分不好”家庭中的他来说,这份工作来得尤为不易。
        △ 黄植忠在园洲中学教书时的老照片
        “家里那时候被划为中上农。”黄植忠记得,自己读小学时连红领巾都不能带,他每天看着别的小朋友胸前的红领巾,心中无比羡慕。
        这样的经历也让他懂得,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努力,都要认真对待。
        “我爸就跟我说,无论做什么职业,都要有那个职业的样子。”
        在三尺讲台上,黄植忠一站就是十三年,至今园洲地区很多人都曾经是他的学生。
        回想起上课的那段经历,如今同是法院工作人员的梁玉容还有些“后怕”:“黄老师上课很严格的,我们学生都怕他。上课的时候都不敢跟他对视,一对视,他就肯定要叫你起来回答问题。”
        化学老师黄植忠从未想过自己以后会成为一名法官。
        △ 黄植忠工作照
        90年代,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园洲的经济突飞猛进,大大小小几百家制衣厂在园洲落地开花。村民们收入增长的同时,也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气。
        “那个年代,大家普遍就是赊账拿货,把货卖了再给货款。”
        这种模式大大减少了商贩们的资金压力,但同时也试探着人性——有些贪小便宜的商贩拿了货物后不及时甚至直接不给货款。
        黄植忠下决心要治治这股歪风邪气。1991年,他进入园洲法院,成为一名书记员。
        化学与法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跨界的工作并不好做,黄植忠只能从头学起。
        90年代电脑尚未普及,庭审记录和判决书都只能手写。黄植忠于是把每一条抄写过的法律条文都记录下来,然后利用业余时间去查询、了解。
        7年的时间,黄植忠数不清抄写过多少法律条文;7年的时间,黄植忠从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小白,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法官,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
        △ 自学法律知识的黄植忠
        两次换肾
        二十世纪初,基层法庭还没有现在这么繁忙,当别的法官每年只审理几十宗案件的时候,勤奋的黄植忠已经能审理上百宗。
        2002年,有一次黄植忠去乡下给当事人送材料,一个老朋友叫住了他。
        “他说我脸色不是很好,觉得我的肝脏有问题。”
        起初黄植忠并没有重视这位老朋友的话,毕竟他从小就打篮球,身体一直很健康。高中时,他曾是镇里篮球队的主力中锋,拿下过惠阳地区篮球比赛第三名的好成绩。
        但为了保险起见,黄植忠还是去镇里的医院做了检查,医生当时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给黄植忠吃了一颗定心丸。
        直到不久后,另外一位朋友也说了同样的话,黄植忠的内心愈发得不安,“他们都说我脸色不太好。”
        △ 黄植忠走进学校进行普法宣传
        越想越不对劲的黄植忠决定去博罗县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报告出来后,黄植忠的心瞬间就掉入了谷底——两个肾都萎缩超过了70%——他的肾已经丧失了正常功能。
        “刚检查出来的时候,我的精神压力很大。我才40多岁,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我孩子一个在读小学,一个在读初中,我倒下之后我的孩子、妻子该怎么办。我每天都在想这些。”
        为了治疗,黄植忠每个星期都要去广州做两次透析,但就是在病床上,黄植忠还是坚持要看卷宗。
        同年9月,黄植忠终于匹配到了肾源。
        肾脏移植手术结束后,医生叮嘱他必须全休半年,博罗法院的院长也下了好好休息的“死命令”。
        但仅仅一个月后,黄植忠就带着新换的肾脏回到了工作岗位。
        △ 黄植忠走到凤山村调解鱼塘承包合同纠纷
        身体的不适,并没有让黄植忠懈怠工作,他反而更加努力。
        黄植忠带病坚守在审判第一线,每年办案数量居博罗法院前列,多次被评为“办案能手”。
        2006年黄植忠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民商事审判调解工作先进个人,被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荣记 “个人三等功”;2007年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二等功”;2008年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荣记“个人一等功”,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秀法官”荣誉称号;2009年获“广东省先进工作者”、惠州市“感动惠州2008年度人物”;2012年2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模范法官”。
        这些只是黄植忠获得荣誉的一部分。
        △ 黄植忠上台领奖
        黄植忠原本以为,2002年的换肾,会给一切都画上一个句号。但命运仿佛给他开了一个玩笑,2012年2月,黄植忠原先移植的肾脏被发现功能丧失70%。
        同年底,他完成了第二次肾脏移植手术。为了稳定病情,黄植忠每天要吃7顿药,前前后后加起来有40多颗。
        目前黄植忠的体内一共有四颗肾脏,但是能正常工作的只有一颗。在这种情况下,法院为了照顾黄植忠,将他从审判一线上撤了下来。
        2012年,“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在园洲法庭挂牌成立,黄植忠的工作从审案转移到了调解基层法律纠纷。
        △ 工作室挂牌成立仪式
        调解四法
        令法院和黄植忠都没有想到的是,工作室开张没多久,就被前来寻求帮助的群众挤成了“门诊部”。
        “我就跟老中医一样,每天在法院坐诊,群众就排队一个个来咨询,从早到晚。”
        基层法庭很少有影视剧中那些惊天动地的大案、重案,更多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邻里之间的争斗、夫妻之间的拌嘴、兄弟之间的矛盾,其实都没必要打官司,但苦于没处说理,没人定分止争。
        黄植忠司法惠民工作室的出现,刚好弥补了这个缺口。
        △ 黄植忠工作室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服务
        为了做好调解工作,黄植忠自己独创了“调解四法”:亲情调解、轮流调解、迂回调解、喝茶调解。
        黄植忠常说,做调解工作有时候比审案更加重要。因为审案是法官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作出判决,这样的判决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但是不一定能完全平复当事双方的怨气。
        “因为大家心里不服气,所以才会出现上诉的情况。”
        老百姓来法院其实并不是为了要一个判决结果,他们的诉讼对象往往都是乡里乡亲,相比于冷冰冰的判决书,一份善意的和解来得更加重要。
        司法工作人员一直追求“案结事了”,如何能够真正做到“案结事了”,黄植忠认为就得通过调解。
        有一个案件,让黄植忠记忆尤深。
        一对富有的老夫妻通过抽签的方式,将名下的房产等家业随机分配给了两名儿子。
        △ 黄植忠在工作室现场调解纠纷
        小儿子抽到了一处大儿子开餐厅的铺面,大儿子则抽到了小儿子正在居住的房产。由于租金的问题,双方争执不下。老夫妻看不下去了,直接注销了还在自己名下的餐厅营业执照。
        如此一来,大儿子也索性停了二老的赡养费,二老就直接将大儿子告上了法庭。
        黄植忠一开始积极地找双方协调,“我跟他说,开庭的话就很难看,我会叫媒体跟政府部门来旁听,到时候你就很没面子的哦。”但大儿子油盐不进,无奈之下,黄植忠选择了开庭。
        庭审结束后,大儿子遭受到了很大的压力,这下他才主动请父母吃饭,并承认了错误,而老夫妻也最终撤诉。
        黄植忠说,调解就是这样,得想办法从各个角度做工作。“办法总比困难多。”
        2014年和2016年,黄植忠分别在石湾法庭和福田镇也成立了工作室,他每周都会带着书记员到这两地工作一天。
        △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龚稼立了解工作室情况
        还有两年黄植忠就要退休了,无论是年纪还是身体情况,都不允许他再继续工作下去。
        对于自己的退休生活,黄植忠并没有太多的打算,他忧虑的是自己离开后,谁会接手这个司法惠民工作室,谁能继续为老百姓排忧解难。
        黄植忠的办公室里挂着这样一幅字:根植大地,忠心惠民。
        这也许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