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阳法院:拒执追刑责 母子三人忙还款

发布时间:2019-07-11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291 次
  近日,两名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经惠阳区人民法院(下称“惠阳法院”)执行局传唤到庭,对其亲属与申请执行人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予以确认,并向法院表示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被执行人缘何成为犯罪嫌疑人呢?原来,两人曾因民间借贷纠纷成为惠阳法院一宗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但两人多年来拒不足额履行还款义务,且拒不执行生效的执行裁定书,涉嫌拒不执行生效判决、裁定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母亲借钱两儿子担保 因拒不还款成被执行人
  2011年,因万某及相关担保人逾期未偿还借款共41.25万元,黄某向惠阳法院提起诉讼。惠阳法院经审理,依法判决由万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偿还原告黄某41.25万元及利息,其儿子阿生、阿祺(均为化名)分别对其中部分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判决生效后,万某、阿生、阿祺三人逾期未履行清偿责任,黄某遂于2012年2月向惠阳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母子三人拒不履行 经法院采取多项执行措施仍负隅顽抗
  执行过程中,黄某曾于2012年4月与3名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但3名被执行人均未按照和解协议约定的时间支付相应款项。此后,惠阳法院执行干警通过多方查控,发现被执行人万某名下有占地90平方米的房地产。因被执行人均不足额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惠阳法院于2015年至2016年期间依法先后3次对该占地90平方米的房地产进行司法网络拍卖,均未能成交。黄某见此向惠阳法院申请,以第三次流拍价64万余元对该房地产进行以物抵债。2016年8月,惠阳法院依法裁定将该处房地产以第三次流拍价以物抵偿给黄某,并向万某等人留置送达执行裁定书等法律文书,张贴公告,责令万某、阿生、阿祺及其家属自公告张贴之日起一个月内迁出该处房地产,将该处房地产移交给黄某。三名被执行人及其家属逾期仍拒不迁出,拒绝移交该处房地产,也拒不偿还借款本息。
  此后,除采取限制高消费、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执行措施外,惠阳法院也曾多次组织双方进行协商,但因分歧较大,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意见。2018年间,因万某等人一直未足额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拒不迁出涉案房地产,惠阳法院对万某、阿生及阿祺实施司法拘留十五日强制措施,联合供水公司、供电公司对该处房地产停水、停电。但三人仍然负隅抵抗,一直拒绝移交该处房地产,也拒绝偿还剩余借款本息给黄某。
  母子三人涉嫌拒执罪 惠阳法院移送犯罪线索
  被执行人万某等母子三人,在惠阳法院作出裁定将该处房产以物抵偿给黄某,对其采取司法拘留强制措施,对涉案房地产停止供水、供电后,仍以死相逼,拒不交付涉案房地产,也不足额履行还款义务,导致法院执行裁定书无法执行。惠阳法院经研究,发现被执行人母子三人的行为涉嫌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惠阳法院当即将三名被执行人涉嫌犯罪的线索及相关材料移送至区公安分局。区公安分局受理此案后,迅速展开侦查,并将万某、阿祺抓捕归案。在万某、阿祺被采取刑事拘留措施期间,两人的亲属黎某与黄某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由其亲属向法院执行账户支付了全部借款本息共95万元,黄某则退还该处房地产给万某等人。
  2019年6月21日,万某等3人经传唤到惠阳法院,对该执行和解协议予以认可。在法院的告诫下,三人表示以后遇有民事案件将会积极处理,严肃对待生效法律文书,积极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敬畏法律,敬畏司法。7月4日,惠阳法院传唤黄某到庭,为黄某办理退款相关手续,黄某表示,已经加紧处理退还该处房地产事宜,不日即能将该处房地产返还给万某等人。
  目前,公安部门仍在继续侦查万某等人涉嫌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一案,将继续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
申请执行人黄某正在办理退款相关手续
申请执行人黄某到惠阳法院财务室领取执行款
  打击拒执犯罪 利剑直指“执行难”
  据了解,近年来惠阳法院积极探索执行工作新模式,依法充分运用执行强制措施,加强对拒执行为的打击力度,着力提升执行工作的强制性和威慑力,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执行工作的新期待、新要求。一方面,惠阳法院积极与区公安分局、区检察院共同协商、共同推进,畅通拒执犯罪线索移送渠道,实现打击拒执犯罪案件快立、快诉、快审。自2018年以来截至今年7月9日,惠阳法院以涉嫌拒执罪移送公安机关共 6 件 6 人(含单位),依法审理4宗拒执犯罪案件,以拒执罪追究刑事责任 3案3人(含单位),严厉打击拒执犯罪行为。另一方面,惠阳法院形成常态化机制,在公开开庭审理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件时,传唤另案被执行人到庭参加庭审旁听,集中开展专项执行行动,预防、打击拒执犯罪行为。2018年8月以来,(截至今年7月9日),惠阳法院共传唤34名被执行人参加庭审旁听,当庭达成和解10案12人,当庭履行完毕5案5人,执行到位金额37.02万元,有效提升了执行工作的强制性和威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