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三十载不懈坚守 铸就“荣誉天平奖章”

发布时间:2017-04-30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39099 次

2017-04-28

 

 

 

 五星照耀下的天平,天平底座是一本法典,外周两侧分别环绕麦穗和齿轮,上方交汇处是“荣誉天平奖章”的字样……一枚小小的勋章,是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在法院工作满30年的法官的最高荣誉。

 30多年前,他们身穿制服,开启维护公平正义的征程;3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心中那团火从未熄灭,恪守着最初誓言。

 他们中,有审理过大案要案,守一方平安、保一方稳定的“捕虎英雄”;也有“法情结合”化解民事纠纷,以情动人、以理服人的“分手大师”;还有温暖迷途少年的心,用爱呼唤少年走入人生正途的“法官妈妈”……

 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三十年如一日的执着,惠州法院系统获授“荣誉天平奖章”的法官用平凡书写着伟大。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卢慧 通讯员 卢思莹 周泽锋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王昌辉

 守护公平正义是法官天职

 32年前,周葵光第一次穿上蓝制服,红底金丝绣边肩章,当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1985年,带着对法官职业的崇敬,怀着对神圣法律的向往,周葵光毅然放弃原本舒适的国企岗位,通过招考来到惠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工作。当年的惠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所辖区域甚广,包括现今的惠州、东莞、河源、汕尾等地市,再加上法院车辆配备有限,每逢基层开庭,周葵光都要提前去长途汽车站买票搭车前往,开庭当天清晨七八时出门,下午甚至傍晚才到是常态。

 颠簸的开庭路上,周葵光还遭遇过“卖猪仔”(广东方言,乘交通工具没到目的地就被赶下车)。有一次从惠城前往龙门,周葵光竟在小金口、杨村、公庄、平陵被“卖了”多次,一波三折才到达目的地。“一路上我都在想,行李丢了都不怕,但案件卷宗一定不能丢。”周葵光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伙持军用手枪的悍匪在惠州、广州、湛江一带大巴途经的路上实施抢劫,引发社会恐慌,被称“华南虎”。他们往往三五人一伙,以乘客身份混上大巴,当车辆行至人烟荒凉处就作案,“他们扮相斯文,多半戴金丝眼镜,西装革履。”周葵光回忆。

 当这个有近30名被告人的案件交到周葵光手中审理时,他感到沉甸甸的责任。庭审中,他认真审查证据,审慎纠问被告人犯罪经过;庭审后,他加班加点,手写审理报告200多页……案件审理落下帷幕后,媒体形容是“华南虎覆灭”,周葵光也成为群众口中的“打虎英雄”。

 从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到审判员,再到惠州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副庭长、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由于工作出色,周葵光多次立功受奖。30多年来,周葵光不断充电学习,掌握法律专业知识,钻研刑事审判业务,在工作中克服困难,不断前进。

 “分手大师”法理与情理并重

 “案结事了、定纷止争”是每个法官的至高理念,如何才能让争吵不断的夫妻理智对待婚姻关系,让怒目相对的两个家庭化干戈为玉帛?对此,博罗县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范永峰的诀窍只有一个——“调”。

 1985年毕业后到博罗县法院柏塘法庭报到,1989年起担任助理审判员开始接触离婚案件审理至今,范永峰经手超过500宗离婚案。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作为男性法官,怎么审理离婚案?从范永峰一宗颇具代表性的案子能窥探一二。

 “你要是判我离婚,我就从法院大楼上跳下去!”2014年,一名离婚案女当事人情绪激动地朝范永峰怒吼。原来,离婚案当事双方结婚十几年,育有两个女儿,但受传宗接代思想影响的婆婆说服儿子提出离婚,还不肯分割房产给媳妇,女当事人面临婚姻破裂、居无定所的人生困境。

 范永峰一方面安抚女当事人的情绪,另一方面细致研究卷宗,帮助她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他发现虽然涉案房产是男方父母出资修建,但却是为整个家族而建,男方不肯分割房产的主张不能得到法院支持。最终,女当事人同意离婚,分得部分房产。

 “对于情绪激动的当事人不能一判了之,要了解背后的原因,帮助解决其中矛盾。”在离婚案审理中,范永峰总结出“调解法”,对于提各种离婚条件的当事人,要令其明白“只有同意离婚,才能进一步协商离婚后财产分割等细节”,从而化解离婚调解陷入“死结”的难题;对于情绪极端的当事人,要疏导他们的心理难题,“有些当事人走入情绪的‘死胡同’,法官需要排解情绪,助其想想人生下一步的出路”;一些斩钉截铁宣告离婚的当事双方其实是一时意气用事,“这种情况要凭丰富的经验认真甄别,千万不能草率判离,终止了一段姻缘。”范永峰说。

 近30年离婚案件审下来,高峰期时,离婚案占范永峰个人全年办案的30%,被同事笑称“分手大师”。范永峰却说,离婚与否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离婚案事关家庭幸福和社会稳定,必须一心为当事人着想,不怕麻烦,甘于受累,以法理与情理为结合点,最大程度化解当事人的矛盾。

  “法官妈妈”挽救200余名边缘少年

 “作为法官,我尽可能公正地判决每一个案件;作为母亲,我更希望每一个失足的孩子都能重新回归社会,走上正道。”对很多失足少年来说,彭红不仅是一位正直的法官,更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在惠城区人民法院工作了35年,彭红用母爱挽救了200余名少年犯,部分人得以继续上学或工作,他们给了彭红一个无比亲切的称呼——“法官妈妈”。

 “我可以上班了!”2010年9月,刚被判缓刑、正在为失去工作而懊悔不已的小余(化名)意外地接到彭红的电话,更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彭红已经帮他联系好一家企业上班。

 小余原在惠州一家电子厂打工,2010年4月因参与抢劫被公安机关抓获。负责审理此案的彭红对小余进行帮扶教育,小余认罪态度好,具有悔罪表现,最终被判缓刑,但小余原来所在的公司却不再聘用他。为此,彭红多方托人找关系为小余联系工作,奔波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家企业看在彭红的“情面上”接纳了小余。“对我这样犯过错的人,你都肯帮我,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做坏事!”小余感动地对彭红说。

 少审以外的案件中,彭红同样关注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在从事民商事审判审理的一宗离婚案中,当事双方读高三的小儿子小李(化名)有自残现象,几番谈心下来,彭红发现小李由于父母离婚内心痛苦,在学校感觉很没面子,所以才用极端方式以期引起父母关注。了解这一情况后,彭红一方面调查离婚双方的情况,为日后审判打下基础;另一方面跟离婚双方商量,报批案件延长审理期限。最终,彭红取得当事双方的支持,等到小李参加完高考以及接受父母离婚的结果后才判决离婚,此时的小李不仅考上一所好大学,也走出了心理阴影期。

 由于工作表现出色,2008年,彭红获得惠州市“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2010年,获得广东省“三八红旗手”荣誉称号;2010年,被全国妇联、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暨平安家庭创建协调组授予“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荣誉称号,彭红被评为首届全市“十佳法官”。

 “惩罚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希望通过教育、感化和挽救,使他们真正认识错误,有悔罪表现,不再走入歧途。”对于彭红来说,挽救每一个失足少年永远是她工作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