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9)粤13行审复42号

复议申请人惠州市生态环境局(原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现为其派出机构)。

法定代表人周文高,局长。

委托代理人钟洪青,广东翔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被申请执行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

投资人胡植。

复议申请人惠州市生态环境局不服广东省博罗县人民法院(2019)粤1322行审23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申请。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原审法院审查查明,2018年3月21日,申请执行人在执法检查过程中,查实被申请执行人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建成,建设项目即投入生产,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上述事实有现场检查笔录、询问笔录、执法检查照片等证据证明。申请执行人根据《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被申请执行人作出以下行政处罚:1.责令限期改正;2.处人民币30万元罚款。被申请执行人应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缴纳罚款,逾期不缴纳的,每日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6月25日向被申请执行人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送达回执上注明该厂业主不在现场,员工拒签。,并于2018年7月3日向被申请执行人公告送达该告知书。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7月31日向被申请执行人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回执上注明现场无员工,无人签收,附有证明人签名,并将决定书张贴于被申请执行人经营场所。申请执行人于2019年2月28日向被申请执行人送达《行政处罚决定的催告通知》,回执上注明厂已倒闭,现场无相关人员。,并于2019年3月18日向被申请执行人公告送达该催告通知。现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责令被申请执行人缴纳罚款30万元及加处罚款30万元。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受送达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收诉讼文书的,送达人可以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说明情况,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达人、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也可以把诉讼文书留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并采用拍照、录像等方式记录送达过程,即视为送达。的规定,申请执行人在送达决定书时,未提供被申请执行人拒收等相关证明材料,未明确证明人的具体身份职位,不符合上述规定,应视为未送达。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一条第(十五)项、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不准予执行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对被申请执行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作出的惠东环罚[2018]22号行政处罚决定。

复议申请人惠州市生态环境局复议称,2019年5月9日已实施《惠州市生态环境局机构改革方案》,将惠东县环境保护局收归市生态环境局,作为市局派出机构。博罗县人民法院2018年4月29日作出(2019)粤1322行审236号《行政裁定书》(2019年5月5日送达申请人),裁定不准予执行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对被申请执行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作出的惠东环罚(2018)22号行政处罚决定,申请人对该裁定不服,依法提出申请复议。原审裁定认定,申请人送达决定书时未提供被申请执行人拒收等相关证明材料,未确定证明人的具体身份职位,不应予撤销。2018年6月25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送达《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因该厂业主胡植不在场,该厂员工拒绝签收,当地村委不同意派出代表到场,由申请人单位的两位工作人员在送达现场记录了当时送达的现场情况,将听证告知书留在被申请人的工厂内,2018年7月3日申请人还在人民日报刊登送达公告告知行政处罚的听证告知书的全部内容,申请人已将法律文书送达到被申请人的法人单位,不管从留置送达还是公告送达的形式,均应认定为依法送达。2018年7月31日,申请人向被申请人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时,因现场无员工在场,业主又不在,不得已将决定书张贴在工厂的主要生产设备上,申请人的两位工作人员将当时的情况依实记录在卷,申请人已将法律文书送达到被申请人的法人单位,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八十二条的规定,依法应视为留置送达。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并重新裁定准予执行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对被申请执行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作出的惠东环罚(2018)22号行政处罚决定。复议请求:1.撤销博罗县人民法院(2019)粤1322行审236号《行政裁定书》;2.依法裁定准予执行惠东环罚(2018)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基本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十条规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在宣告后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不在场的,行政机关应当在七日内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规定: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公民的,本人不在交他的同住成年家属签收;受送达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应当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组织的主要负责人或者该法人、组织负责收件的人签收;受送达人有诉讼代理人的,可以送交其代理人签收;受送达人已向人民法院指定代收人的,送交代收人签收。受送达人的同住成年家属,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负责收件的人,诉讼代理人或者代收人在送达回证上签收的日期为送达日期。,本案复议申请人惠州市生态环境局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涉案行政处罚决定已被签收并将该决定直接送达原被申请执行人,但其主张已将该行政处罚决定留置送达。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规定,适用留置送达的前提为受送达人拒绝签收法律文书。本案中,原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未提供受送达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负责人或者员工拒收等相关证明材料,其将涉案行政处罚决定书贴于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经营场所的送达方式,不符合法定留置送达的形式。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条第二款规定: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的有关基层组织和所在单位的代表,可以是受送达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以及受送达人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从该送达回证载明的内容看,见证人栏签名为何x番,但此人是否为受送达人住所地的村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或其所在单位的工作人员,该送达回证上并没有反映,故此次送达不能视为是合法有效的送达。综上,在无其他证据证明向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送达的情况下,案涉行政处罚决定对其不发生法律效力。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行政机关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申请执行其行政行为,应当具备以下条件:……(二)行政行为已经生效并具有可执行内容。第三款规定“……对不符合条件的申请,应当裁定不予受理。本案中,在原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向原审法院申请立案之时,原审法院应当作出不予受理裁定。鉴于原审法院已经立案,并将案件转由行政审判庭处理,依法应作出驳回申请裁定。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十五)项、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博罗县人民法院(2019)粤1322行审236号行政裁定;

二、驳回原申请执行人惠东县环境保护局对被申请执行人惠东县东裕兴塑胶加工厂作出的惠东环罚[2018]22号行政处罚决定的执行申请。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朱丽蕴

审 判 员  邱炜炜

审 判 员  覃毅华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  毛泳玲

书 记 员  李冬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