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书

(2019)粤13行终26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胜,男,汉族,住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自然资源局。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江北三新南路7号。

法定代表人袁贵平,局长。

委托代理人谢昌波,该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孙东群,广东伟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胜因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自然资源局履行法定职责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2019)粤1302行初18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为,首先,如果王胜是相关不动产的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被告已函告其可持相关材料到不动产所在地的登记机构申请查询。其次,根据王胜提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王胜是要被告向其公开、提供该局一个时间段内的《不动产登记申请表》,且还要被告整理出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和不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很明显,王胜所要被告公开、提供的政府信息与其生产、生活毫无关系,王胜更不是相关不动产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王胜的申请,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更不符合《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的规定。王胜的申请,是有意给行政机关添堵,浪费宝贵的行政资源,同时兼有意图窃取他人财产信息及个人身份信息的不轨图谋。不管惠州市自然资源局是否向王胜回复、公开其申请的政府信息,都对其权利义务不产生任何实际影响。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十)项及上述所适用的法规、规章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王胜的起诉。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胜不服原审裁定,上诉称:1.上诉人从事律师工作,研究法律问题是本职工作要求,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是上诉人的职责。一审裁定认为王胜所要被告公开、提供的政府信息与其生产、生活毫无关系这不符合事实,当然上诉人在一审材料中没有提供要公开的政府信息与本人生活学习有关的证据材料,上诉人也有过错,现在上诉人予以说明并补充证据材料加以证明。2.因为被上诉人(其前称为房产管理局)曲解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中的相关条款,其认为所有查询不动产登记信息的人只有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才可以查询房屋登记信息,上诉人认为不符合《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中第四章的规定,与其多次沟通无果,建议也不被采纳,其时任法规科王科长(当时叫房产管理局)扬言希望上诉人去起诉他们。于是上诉人想研究下自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实施后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和不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上诉人于2019年6月17日邮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希望被上诉人公开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实施后至申请日(2019年6月16日)申请查询不动产登记的所有《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以便进行学习研究,研究被上诉人的规定有没有合理性和合法性?上诉人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学习,提升自己对法律条文的理解和认识。上诉人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特别备注说明了二点:1.对于涉及到的个人隐私及商业秘密等信息可作删除或涂画处理,申请人不需要知道具体是谁去申请的。2.申请人自己从所有《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中整理出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和不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的数量。上诉人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审法院会认为上诉人有要求被上诉人整理出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数量和不能提供不动产具体座落、房号查询的利害关系人数量(详见一审裁定书第3页)?上诉人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一审法院会认为上诉人有意图窃取他人财产信息及个人身份信息的不轨图谋(详见一审裁定书第3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37条之规定申请公开的信息中含有不应当公开或者不属于政府信息的内容,但是能够作区分处理的,行政机关应当向申请人提供可以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并对不予公开的内容说明理由。对于被上诉人在履行行政管理职能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有的信息——《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当中涉及的他人财产信息及个人身份信息完全可以作删除或涂画等方式处理,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上诉人是支持的,而且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中特别备注作了说明(详见一审证据四)。希望二审法院能作出公正的裁决。上诉请求:1.撤销(2019)粤1302行初183号行政裁定书,并指定一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2.本案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自然资源局答辩称:一、答辩人答复被答辩人的申请信息行为在法定期限内,程序合法。被答辩人在2019年6月17日提交书面申请,向被答辩人公开申请信息,2019年7月11日答辩人进行书面回函。根据2019年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应当在收到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因此答辩人书面答复的期限未超出20个工作日,程序合法。二、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不应当以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进行,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被答辩人的申请于法无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行政法规,由国务院审核通过,国务院办公厅是全国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的主管部门,负责推荐、指导、协调、监督全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根据《国土资源部办公厅关于转发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号复函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征求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意见后,以国办公开办函[2016]206号文件正式复函我部,明确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同时,根据《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申请查询不动产登记资料的,有关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应当告知其按照本办法的规定申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因此,被答辩人以政府信息公开要求被答辩人公开相关权利人的信息于法无据。且被答辩人已书面告知答辩人可以提交查询申请书及身份证明等材料,到不动产所在地的不动产登记机构申请查询,答辩人已履行了法定的告知义务。三、被答辩人不是相关不动产的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被答辩人向答辩人提出的申请,并不能证明自己是相关不动产的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被答辩人申请答辩人公开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实施后至申请日(2019年6月16日)申请查询不动产登记的所有《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称:是为了进行学习研究,研究相关规定有没有合理性和合法性,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学习,提升对法律条文的理解和认识。被答辩人的学习途径有多种方式,可以从法律规定范围从优选择。《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第四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规定了符合利害关系人的条件。由被答辩人的上诉理由及证据材料可知,被答辩人非相关不动产的权利人,亦非利害关系人,不符合《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关于利害关系人的规定。四、被答辩人申请答辩人公开的《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涉及大量他人的个人隐私信息,答辩人不予公开合理合法。被答辩人申请答辩人公开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实施后至申请日(2019年6月16日)申请查询不动产登记的所有《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上述资料会包含大量的个人隐私信息,包含财产信息和个人信息。若被答辩人予以公开则会泄露他人的隐私,甚至可能会损害公共利益。同时,答辩人是否公开被答辩人申请的信息,不会影响被答辩人的切身利益。答辩人从保护他人隐私和公共利益的角度出发,亦不能予以公开。综上,被答辩人不是相关不动产的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被答辩人的申请既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更不符合《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的规定。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答辩人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贵院在审查事实的基础之上依法驳回被答辩人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三)项之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要求行政机关为其制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对若干政府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加工,行政机关予以拒绝,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对已经立案但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胜请求公开201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令第80号《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暂行办法》实施后至申请日(2019年6月16日)申请查询不动产登记的所有《不动产登记资料查询申请表》,其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备注对于涉及到的个人隐私及商业秘密等信息可作删除或者涂画处理,该申请内容属于需要行政机关进行汇总、分析、加工的信息,因此,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胜的申请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调整范畴。原审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裁定结果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案免收受理费。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朱丽蕴

审 判 员  覃毅华

审 判 员  邱炜炜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  黎芬妹

书 记 员  林美娴

 

 

 

 

 

 

 

 

 

 

 

 

附: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1.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符合本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2.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改变原审判决的,应当同时对被诉行政行为作出判决。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一)因申请内容不明确,行政机关要求申请人作出更改、补充且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告知行为;

(二)要求行政机关提供政府公报、报纸、杂志、书籍等公开出版物,行政机关予以拒绝的;

(三)要求行政机关为其制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对若干政府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加工,行政机关予以拒绝的;

(四)行政程序中的当事人、利害关系人以政府信息公开名义申请查阅案卷材料,行政机关告知其应当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