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裁定

(2019)粤13行审复46

复议申请人(原申请执行人)惠东县民政局。

法定代表人陈惠振,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惠良,广东商达(惠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原被执行人)邹志荣,男,汉族

复议申请人惠东县民政局不服博罗县人民法院(2019)粤1322行审28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复议申请。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原审法院审查查明,申请执行人经群众举报后于2018年4月18日立案,并调查查实被申请执行人于2017年11月期间在惠东县多祝镇新联村xxx村小组xxx违规修建两座坟墓[坐标分别为: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且该处不属于公墓或农村公益性墓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殡葬管理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上述事实有询问笔录、现场检查笔录、照片等证据证实。申请执行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殡葬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对被申请执行人作出以下决定:责令被申请执行人在收到决定书之日起20日内拆除位于惠东县多祝镇新联村xxx村小组xxx违规修建的两座坟墓,坐标分别为: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恢复原状。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6月6日将《责令限期改正事先告知书》送达给被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10月24日将《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送达给被申请执行人,被申请执行人在法定期限内未申请行政复议又未提起行政诉讼。申请执行人于2019年4月30日向被申请执行人送达《强制执行催告书》。申请执行人申请原审法院强制执行以下项目:依法强制执行《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惠东民罚[2018]2-1号),强制拆除被申请执行人违规修建的位于惠东县多祝镇新联村xxx村小组xxx的两座坟墓,坐标分别为: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经度xx、纬度xx(国家大地坐标系xx)。根据《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推进和规范全市行政非诉审查案件裁执分离工作的实施意见》,原审法院2019年7月15日向申请执行人发出(2019)粤1322收178号《补正材料告知书》,要求申请执行人在收到通知十五日内补正:1.明确实施主体的材料;2.同意由申请执行人代为送达裁判文书给实施主体的承诺书;3.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材料;4.实施预案。后申请执行人于2019年7月25日作出《关于贵院要求补正材料的情况说明》,认为其申请和证据材料已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的规定,无法提供上述要求补正的四组材料。

原审法院认为,申请执行人向原审法院申请执行其作出的惠东民罚[2018]2-1号《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请求强制拆除被申请执行人违规修建的位于惠东县多祝镇新联村xxx村小组xxx的两座坟墓,符合《惠州市2019年拆除两违建筑暨开展城乡建设领域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工作方案》明确的拆除重点第四类,即是群众反复投诉、信访集中,依法要尽快组织查处并拆除的情形,且被申请执行人修建的两座坟墓,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殡葬管理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属违法建筑物,故本案系符合裁执分离条件的案件。按照《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推进和规范全市行政非诉审查案件裁执分离工作的实施意见》,申请执行人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规定提交申请立案材料外,还应一并提交明确实施主体材料、实施预案等材料。原审法院已告知其补正上述相关材料,申请执行人仍未在指定期限内补正,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三款当事人在指定期限内没有补正,退回诉状并记录在册;坚持起诉、自诉的,裁定或者决定不予受理、不予立案的规定,对其强制执行申请,应予驳回。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十五)项、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三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执行人惠东县民政局对被申请执行人邹志荣作出的惠东民罚[2018]2-1责令限期改正决定的执行申请。

复议申请人惠东县民政局向本院提起复议称,一、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惠东民罚[2018]2-1号《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二、申请人已按照我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五条行政机关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应当提供下列材料:(一)强制执行申请书;(二)行政决定书及作出决定的事实、理由和依据;(三)当事人的意见及行政机关催告情况;(四)申请强制执行标的情况;(五)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他材料。强制执行申请书应当由行政机关负责人签名,加盖行政机关的印章,并注明日期。的规定,向博罗人民法院提交了上述材料,申请人的申请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8]1号)第一百五十五条规定的条件,法院应予受理并裁定准予执行。三、《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推进和规范全市行政非诉审查案件裁执分离工作的实施意见》是规范性法律文件,并不是法律和司法解释,且并未向社会公开,申请人根本不知道当中的内容,并不能作为要求申请人提供补正材料的依据。申请人并没有强制执行权,依法应当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博罗法院要求申请人补正的四组材料,已超出申请人的职权,在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上级任何部门的文件、会议纪要、通知的情况下,申请人确实无法提供博罗法院要求补正的四组材料。四、博罗法院将申请人申请执行的标的认定为违法建筑,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申请人要求强制执行的标的是违法建造的坟墓,并不属于违法建筑物。违法建筑是指违反《城乡规划法》未经批准建造的建筑物,由城乡规划部门负责查处,而违法建造坟墓属于违反《殡葬管理条例》建造的坟墓,由民政部门负责查处。两者适用法律、执法主体、法律定义均不相同,因此申请人申请执行的标的,并不属于违法建筑,并不能适用《惠州市2019年拆除两违建筑暨开展城乡建设领域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工作方案》。再者,如果违法建造坟墓属于违法建筑,那么就应该由城乡规划部门负责查处,行政法规没有必要将该职权赋予民政部门。对于违法建筑,城乡规划部门是有强制执行权的,而且对于拆除两违,各级政府是下发了相关文件的,因此拆除两违得到了各级政府的支持,其他相关部门必须全力配合,且法院在实行裁执分离前有和相关拆违部门进行工作沟通,得到相关部门的支持,但法院却未通知申请人的上级部门参与协商,因此申请人的上级单位也未对申请人进行指引、指导。对于拆除坟墓由申请人实际实施,在全国还没有先例,在政府及相关部门出台如何拆除违法建设的坟墓的具体意见之前,单靠民政部门根本无法实施强拆行为,且由民政部门实施强拆也没有法律依据。综上所述,申请人的申请完全符合《行政强制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的相关要求,博罗法院裁定驳回申请人的申请没有法律依据,请求贵院根据事实和法律,并请考虑基层民政部门的实际情况,作出准予执行的裁定,以维持法律的尊严。复议请求:1.撤销博罗县人民法院(2019)粤1322行审283号《行政裁定书》;2.依法裁定准予执行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惠东民罚[2018]2-1号《责令限期改正决定书》。

本院经审查查明,原审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复议申请人惠东县民政局申请强制拆除的标的物是未经批准擅自翻建的坟墓,属于强制拆除违法构建物、恢复原状性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五十条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要求当事人履行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等义务的行政决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经催告仍不履行,其后果已经或者将危害交通安全、造成环境污染或者破坏自然资源的,行政机关可以代履行,或者委托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代履行。的规定,行政机关对破坏自然资源等的构建物和恢复原状等行政行为有代履行的权利。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强制拆除问题的批复》,对违法的建筑物、构筑物、设施等强制拆除,法律赋予了行政机关强制执行权,人民法院不应受理行政机关提出的非诉行政执行申请。复议申请人惠东县民政局也可以通过本级政府协调有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来实施对涉案构建物的强制拆除、恢复原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对不符合条件的申请,应当裁定不予受理。本案中,在复议申请人惠东县民政局向原审法院申请立案之时,原审法院应当作出不予受理裁定。鉴于原审法院已经立案,并将案件转由行政审判庭处理,原审法院作出驳回申请的裁定,并无不当。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一条第一款第(十五)项、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复议申请,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朱丽蕴

      邱炜炜

      覃毅华

 

 

 

一九年九月二十日 

 

 法 官助 理毛泳玲

   记 员  李冬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