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9)粤13破申70号

申请人(债权人):深圳市西玻智能有限公司,住所深圳市宝安区二十四区商住楼F栋109,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083866028T。

法定代表人:黄丁雄。

委托代理人:胡聪、王欢,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债务人):惠州市颂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茶园村秋溪北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303663392279K。

法定代表人:杨邓伟。

委托代理人:杨伟锐,该公司员工。

申请人深圳市西玻智能有限公司(下称:西玻公司)申请被申请人惠州市颂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颂誉公司)破产清算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受理审查。2019年10月25日本院召开听证会,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胡聪、被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杨伟锐到庭参加了听证。本案现已审查完结。

申请人西玻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书》称:申请人于2018年12月25日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下称:**银行)签订《不良金融资产转让合同》,取得被申请人基于银行承兑及贷款业务所欠付**银行的到期融资款债权,债权本金金额为4336703.13元,并已将债权转让事宜通知各债务人,但被申请人及担保债务人均未向申请人清偿债务。申请人于近日向被申请人发出《催款通知》,要求立即还款,被申请人回函表示,其经营出现严重困难、面临多宗诉讼及执行案件、资金严重紧张,故无法清偿申请人的到期债权。根据申请人了解,被申请人已停产停业,债务缠身,属于资不抵债。《企业破产法》第七条规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破产清算的申请,被申请人不能清偿申请人的到期债权,且已严重资不抵债,故申请人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申请对被申请人进行破产清算。

申请人提交了以下证据:1、银行承兑汇票授信协议及补充协议一;2、人民币贷款合同;3、最高额抵押合同;4、动产抵押登记证书;5、应收账款质押合同(500万)、质押协议及质押登记证书;6、应收账款质押合同(375万)、质押协议及质押登记证书;7、银行承兑汇票及垫款通知书;8、不可撤销提款通知书及放款通知书;9、贷款催收函;10、不良金融资产转让合同;11、债权受让对价支付电子回执;12、债权转让通知及回执;13、催款通知书及复函;15、申请人、被申请人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前述证据均为复印件,拟证明申请人具备申请资格,被申请人符合破产清算受理条件。

本院于2019年9月30日向被申请人颂誉公司送达了《通知书》、《破产清算申请书》及证据副本。被申请人在收到《通知书》后,在规定期限内未提出破产异议。

被申请人颂誉公司在本院召开的听证会上口头称:对于拖欠申请人债务的事实予以认可。被申请人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被诉讼、执行,公司账户被冻结,没有资金运转,公司已停产停业,也没有办法支付银行到期债务。同意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本院经审查查明,申请人西玻公司系于2013年11月21日登记注册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083866028T,法定代表人黄丁雄。

被申请人颂誉公司系于2007年7月10日惠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成立的其他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住所地惠州市惠阳区秋长镇茶园村秋溪北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1303663392279K,法定代表人杨邓伟,注册资本人民币5000万元。经营范围为研发、生产、销售:各种玻璃制品、各种手机盖板玻璃、触摸屏基板玻璃、家用电器玻璃、智能电器控制系统玻璃、建筑玻璃、五金(电镀除外);国内贸易;货物进出口贸易。股东为杨木富(持股61.2%)、黄国庆(持股7.2%)、周燕军(持股3.6%)、尚亚飞(持股10%)、惠州富基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8%)。颂誉公司在听证会称:公司因诉讼帐户被冻结,无法偿还债务而在去年已停止生产经营,仅有一些生产设备,员工也已解散,但仍欠工资。

2017年2月20日,颂誉公司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下称:**银行)签订了下列协议:1、编号为SZB***90005,承兑额度不超过5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承兑汇票授信协议》;2、编号为SZRT****0010,贷款额度375万元的《人民币贷款合同》;3、编号为SZBA***05的《最高额抵押合同》,颂誉公司就前述875万元的融资将双面抛光机等机械设备作为抵押物抵押给**银行,并于2017年3月15日办理了动产抵押登记;4、编号为SZBA***0005,主债务额度为500万元的《应收账款质押合同》及《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协议》颂誉公司将其对下游客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质押给**银行,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公示系统上办理了应收账款质押普通贷款业务登记;5、编号为SZRT***0010,主债务额度为375万元的《应收账款质押合同》及《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协议》颂誉公司将其对下游客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质押给**银行,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公示系统上办理了应收账款质押普通贷款业务登记。2017年9月21日,颂誉公司与**银行签订了编号为SZBA****05的《银行承兑汇票授信协议补充协议一》。

2018年4月25日5月7日5月15日,**银行依照合同约定向颂誉公司发放三笔贷款,共计人民币375万元。因颂誉公司到期未还清欠款,**银行于2018年11月22日向颂誉公司发出《贷款催收函》,主要称:前述贷款已全部到期,但至今仍未还清欠款,鉴于你公司违约,现我行要求你司立即偿还欠款,截止至2018年11月22日欠款本金2997499.54元,逾期利息10879,58元,罚息10583.83元,复利37.71元,如不归还欠款,我行将提起诉讼等。但颂誉公司又未偿还。

2018年12月25日,**银行与西玻公司签订《不良金融资产转让合同》,**银行将其对颂誉公司的债权本息共计4336703.13元(债权金额计算至2018年12月4日)转让给西玻公司。同月28日,颂誉公司收到**银行与西玻公司的《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通知》。2019年9月16日,西玻公司向颂誉公司发出《催款通知》,要求颂誉公司在接到催款通知之日起5日内偿还债务。2019年9月17日,颂誉公司复函称:颂誉公司今年经营出现严重困难,对外负债上千万元,目前正面临多地多家债权人的起诉与执行,资金严重紧张,无法清偿西玻公司债权。

本院认为,被申请人颂誉公司住所地在惠州市××管辖区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三条破产案件由债务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破产案件集中管辖问题的答复》的规定,本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申请人西玻公司经合法受让取得对被申请人颂誉公司的债权,经要求被申请人履行清偿义务未果,到期债权尚未得到清偿,被申请人对拖欠申请人欠款之事实无异议,故申请人作为债权人申请作为债务人的颂誉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主体适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一条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具备破产原因:(一)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二)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第四条债务人账面资产虽大于负债,但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一)因资金严重不足或者财产不能变现等原因,无法清偿债务;…”的规定,颂誉公司经营严重困难,资金严重不足,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已停止经营活动,属于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破产原因且其对申请人的破产申请无异议,并明确表示同意破产清算。因此,申请人西玻公司对被申请人颂誉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受理。本院依法将另行指定管理人对颂誉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条、第七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一条、第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受理申请人深圳市西玻智能有限公司对被申请人惠州市颂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本裁定自作出之日起生效。

 

 

 

 

 

 

 

 

 

 

 

审 判 长  陈向科

审 判 员  赖锦荣

审 判 员  黄仲民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钟偲晗

书 记 员  暨然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