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9)粤13刑终607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古海源,男,1984年2月1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业,户籍地江西省寻乌县。因犯抢劫罪,于2012年3月9日被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个月,于2017年11月2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8年6月21日被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押于惠州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王晓明,广东九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古海源犯抢劫罪一案,于2019年2月25日作出(2018)粤1302刑初1793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古海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8日作出(2019)粤13刑终229号刑事裁定,撤销(2018)粤1302刑初1793号刑事判决,发回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2日作出(2019)粤1302刑初868号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古海源不服,再次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11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志刚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古海源及其指定辩护人王晓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

2018年6月21日9时,被告人古海源独自去到惠州市小金口办事处柏岗村委会麒麟山上,古海源趁被害人刘某1下山走到台阶位置时,古海源以威胁及暴力方式抢走被害人刘某1的背包(内有两个金戒指、一个金吊坠、一对银耳环、三条手链、一条吊坠项链、一台手机及证件等物品),并导致被害人多处受伤。案发后上述物品均缴回并发还给被害人。经鉴定,被害人伤势属于轻微伤;被抢物品中两个金戒指、一个金吊坠与手机共价值人民币6103.82元。

原判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刑事案件受理、立案材料,被害人刘某1陈述,被害人提交中国农业银行个人明细对账单、农业银行借记卡明细单、OPPOR11s手机购买收据复印件各一张,检查笔录、扣押清单及发还清单,辨认笔录,提取笔录,鉴定书,价格认定结论书,惠州市惠城区发展和改革局价格认证中心《关于耳环等物品无法进行价格认定的复函》,现场勘验笔录、图及现场照片,现场检验报告,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材料,户籍资料、调函,到案经过,被告人古海源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古海源无视国法,以暴力方式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古海源犯抢劫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古海源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但辩护人辩称被告人古海源如实供述,有坦白情节的辩护意见,因被告人古海源对其使用暴力方式、支取他人财物的行为并未如实供述,对其不予认定为坦白,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被告人古海源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对其从重处罚;被告人古海源在实施抢劫行为时致被害人轻微伤,酌情从重处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原审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古海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古海源提出上诉意见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且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后予以从轻处罚。理由是:1、被害人的所有物品均放在背包里,她陈述的从她脖子上扯走金项链、从她手上抢走手机、踹她一脚内容均与事实不符。2、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案情,有坦白情节,原审判决认定其用暴力方式劫取他人财物与事实不符。3、开庭时,公诉人未当庭陈述案情,起诉书上也没有写明案情经过,其认罪悔罪,但对部分不属实内容有异议,一审法院未能查实作案经过,违反法定程序,损害司法公正。

古海源的辩护人提出辩护意见称,对原审判决认定古海源犯抢劫罪不持异议,但认定古海源抢劫致人轻微伤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后对上诉人予以从轻处罚。理由是:1、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上诉人携带凶器抢劫,更无法证明抢劫过程中致被害人轻微伤。古海源前后稳定一致供述均没有提及使用暴力致使被害人受伤,《司法鉴定书》只能证明被害人被钝性外力所致构成轻微伤,但是否由上诉人所致没有证据支持。2、上诉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认罪悔罪,依法应当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出庭检察员出庭意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理由是:1、上诉人古海源供述承认案发当天在山上抢劫被害人财物,虽不承认有弄伤被害人,但当时只有其与被害人在现场,结合被害人陈述与鉴定意见,可以认定其抢劫行为导致被害人身体多处受伤。其对被害人使用威胁言语,致被害人不敢反抗而劫取财物,其行为构成抢劫罪。2、上诉人古海源在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予从重处罚,原审判决根据累犯及致被害人轻微伤对其处以相应刑罚,量刑适当。

本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古海源犯抢劫罪的事实及证据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相同。上述证据均经原审法院当庭质证和认证,且证据之间能互相印证,本院予以确认。

对于上诉人古海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和辩护意见,经查,有刑事案件受理、立案材料,被害人陈述,检查笔录、扣押及发还清单,辨认笔录,提取笔录,鉴定书,价格认定结论书,现场勘验笔录、图片及现场照片及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证实上诉人古海源使用暴力方式强行劫取被害人刘某1财物,并致使刘某1轻微伤的犯罪事实,证据之间能够相互印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足以认定。上诉人古海源归案后,虽多次作出稳定、有罪供述,但因其对使用暴力致使被害人轻微伤以的犯罪事实拒不供认,故依法不予认定其具有坦白情节。原审判决按照量刑规范化要求,考虑了上诉人当庭自愿认罪的从轻处罚情节和累犯、致被害人轻微伤等从重处罚情节,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一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并无不当。因此,上诉人古海源及其辩护人的上诉和辩护理由,与事实不符,要求再予从轻处罚,于法无据,本院均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上诉人古海源无视国家法律,以暴力方式强行劫取他人财物,并致被害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古海源的上诉意见,据理不足,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丁祥雄

审 判 员  唐荣平

审 判 员  邱玉薇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  邓梦琪

书 记 员  杨一莲

叶龙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