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法官,欠薪工人的“守护神”创新“作战图”方式,年均审结案件逾300宗

发布时间:2017-01-06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15399 次

   曾经身着军装,李旭兵说,军旅生涯留给自己最大的财富是正义和坚韧的品格;如今身披法袍,李旭兵说,要用正义和坚韧的品格守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2009年从部队转业到法院,2012年1月调入惠州中院民三庭从事民事审判工作,4年来,李旭兵共审结案件1334宗,年均结案333.5宗,全院排名名列前茅。更难能可贵的是,在他所审理的案件中无一错案,无一投诉司法作风问题,基本都在审限内结案,较好地实现了公正与效率的统一。欠薪工人奉他作“守护神”,亲切地叫他“兵哥”法官。

   庭内“铁面包公”庭外“贴心人”

   从事劳动争议审判多年,李旭兵见识过不少在公司章程上“耍心机”的老板,“铁面包公”李旭兵秉持司法公正,维护工人合法权益。

   2015年,连续在公司工作17年、担任经理的王某,被降职到生产车间干体力活。已56岁的王某不服告至当地劳动部门,随后却换来公司一纸解雇书。而且,该公司还有一项规定——员工只能在上班期间规定的10分钟里上厕所。

   “原告年纪大了,用人单位的调岗并非生产经营需要,带有惩罚性质。”李旭兵说,公司规定并不能由老板“任性”决定,规定时间上厕所侵犯了员工的权益,应支付加班费。最终,李旭兵判令公司方补偿王某十余万元。

   也有工人因为自己“失误”而“吃亏”的,李旭兵多方奔走,为工人们争取最大利益。

   龙门一箱包厂11名工人在劳资纠纷仲裁还未裁定时,就在乡镇劳动所的主持下与企业方签订了补偿协议。此后,工人们不满补偿标准,但均未得到仲裁和一审法院的支持。

   “在政府部门主持下签订了补偿协议就视同接受了解决问题的方案”,作为案件二审的法官,李旭兵认同仲裁和一审的裁定,但工人们艰苦的生活情况让他牵挂。一个月、两个月,李旭兵不断跟企业方代理人沟通,希望他们能够考虑工人们的实际困难,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最终,虽然工人们的案子败诉了,但李旭兵为他们争取回一笔补偿,双方握手言和,工人们感激地说:“李法官真是我们的贴心人!”

   践行快审快结解当事人燃眉之急

   劳动争议尤其是欠薪案件的发生,缘于职工的合法权益不能快速追索,及时兑现。因此,在审判中,李旭兵重点把握快审快结,以解当事人燃眉之急。

   2013年7月,来自四川的工人刘某来到李旭兵的办公室,“当时我看他的神情很着急,连忙问有什么事可以帮忙”。原来,刘某在上班时间因工作问题与管理层发生了纠纷,公司以其不服从管理为由将其解雇,并且扣了他一个月工资。现在,刘某的小孩考上了大学,急需筹集学费。

   “案件当时刚刚立案,按正常程序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开庭审理。”李旭兵说,但考虑到刘某的实际困难,李旭兵连忙安排书记员在法定程序内尽快开庭,根据开庭调查情况,最终判决,并在开庭后第三天即向双方送达了判决书,让刘某第一时间拿到薪水。

   此外,李旭兵还和同事们一道积极适用先予执行措施。“对于案件中双方当事人没有争议的部分可裁定先行支付”,李旭兵说,部分案件中,法庭认定的没有争议的部分还可以裁定先行划扣。

   “随着法律意识的提高,维权意识的增强,越来越多的工人选择诉讼方式解决劳动争议。”李旭兵说,一旦劳资双方对簿公堂,往往就成了耐心和毅力的较量。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审期限为3到6个月,必要时还要经过二审,审理周期较长客观上造成争议得不到及时解决,加大劳动者维权成本,增加了矛盾激化的风险。“因此,快审快结和先行支付不仅彰显依法治国精神,而且契合及时维权思路”,李旭兵说。

   同事口中的“办案王”最高纪录一年结案561宗

   李旭兵不仅名字里有“兵”,也曾名副其实是个兵,军旅生涯锤炼了他坚忍不拔的精神。在驻澳部队服役期间,为了军营开放日活动尽善尽美,8月的酷暑下,李旭兵和战友们一道进行军姿、武器操作的操练,一练就是10个小时以上;到了晚上,李旭兵又要排查、解决开放日活动各个细节问题,三天三夜硬是没合眼。

   驻澳部队服役期间,李旭兵接触到法律学习,“社会管理法治化是大趋势,我立志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没有老师,李旭兵完全自学,没有时间,他将自己的业余时间全部投入进去,每天保证自学六个小时以上。一年半以后,他以高出当年司考分数线40多分的成绩过关。

   军队里练就的坚韧也让李旭兵在法官生涯里特别有战斗力,2012年他调入民三庭,当年即审结案件380多宗;2013年,全庭受理案件的数量直线上升,但办案人员并未增加,李旭兵从7月就开始加班加点工作,全年办结案件561宗,成为同事们口中的“办案王”。至今,他的办公桌旁就摆着一张简易的小竹床,有时加班晚了就凑合休息一下。

   当然,“办案王”除了拼体力,还要拼脑力。劳动争议的诉求复杂,有时当事人的诉求多达20多项,李旭兵借用军队作战模式创新“作战图”方式,提升工作效率。“所谓‘作战图’就是把案件要素进行有条理的归类,罗列制成图表,庭审时更有针对性”,李旭兵说。

   近两年来,在办案之余,李旭兵还加强了相关法律的研究,协助庭长在统一全市法院裁判标准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参与并负责解答市仲裁委员会、基层法院提出的案件疑难问题,并负责修订了《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会议纪要》。

   卢慧 卢思莹 周泽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