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年受伤后智力仅为3岁 法官多次调解保护未成年人权利

发布时间:2020-05-12 |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浏览数:6766 次

日前,惠东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惠东县法院”)的工作人员前往未成年被害人小志(化名)的家中进行回访,跟进小志的身体恢复情况。一场飞来的横祸对13岁的小志造成了重伤二级的伤害,现在他的智力相当于3岁幼童,对小志实施伤害的10个人中,3人已被公诉至惠东县法院,其中2人于近日以故意伤害罪被定罪处罚。

无妄之灾 13岁少年仅剩3岁智力

“这是他上学获得的奖状,但是他现在连1+1等于几都算不出来了。”小志的母亲拿出了一沓事发前小志获得的奖状。

个子已经比母亲还高的小志,坐在一旁不停地把玩着一只塑料小鸭子。

2018年11月9日晚,时年13岁的小志骑着摩托车搭载两名朋友,在路过惠东县某住宅区门口时,被方某一伙人误以为是约架的另一方。方某等人随即冲上前殴打与其素不相识的小志等人,小志见状便搭载两名朋友逃离,在被方某一伙人驾车追逐的过程中,因车速过快,小志不慎撞上了路边的石头,经鉴定,小志为重伤二级,同乘的两名朋友为轻微伤。

在这次事件中,小志的头部遭受重创,虽然经过手术保住了性命,但小志的智力却回到了3岁幼童的水平,为了维持生命,他需要终身插管,引流脑部积水,以防止再次病发。

万念俱灰  调解赔偿陷入僵局

“我们砸锅卖铁也要救,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借个遍了,想到日后的治疗费就觉得好无助。”

小志的家人拿出了小志在治疗时拍下的照片,手术后头上的伤口令人触目惊心。

为了小志的治疗,父母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并负债数十万,而往后的治疗费用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更是一个无底深渊。参与斗殴的大部分为未成年人,在事件发生后,他们的监护人不仅没有主动向小志表示赔礼道歉,甚至在公安机关组织调解时,态度强硬地拒绝了小志家人提出的赔偿要求。期间,小志的病情再度恶化,他的家人只得继续四处奔走筹集治疗费,同时到相关职能部门反映情况,但效果甚微,靠调解获得赔偿的路子似乎被堵得看不见一丝希望。

涸鲋得水  法官不懈多次调解促赔偿

“法官为了这个案子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内心的感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好像路边一株干枯的野草,遇到了雨水一样。”

小志的家人红着眼眶回忆道。

涉及该事件的两宗案件先后移送到惠东县法院,分别由赖法官、刘法官审理。两位法官通过庭前认真审阅案件材料,充分了解了案情及双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后,认为如果只是就案办案,不仅不能对未成年被告人起到教育、挽救的作用,也不利于保护未成年被害人、化解矛盾纠纷。为此,两位法官针对此案制定了周全的调解方案,为了促成调解,两位法官分别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首次调解双方争执不下,最后不欢而散。两位法官马上启动第二套调解方案,进行背对背调解,以被告人的教育挽救和被害人的身体情况作为出发点,循循善诱,双方终于有了调解的意向,但却因赔偿金额过于悬殊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赖法官、刘法官没有气馁,以赔偿金额作为突破口,组织第三次调解。双方当事人在两位法官以法为据、以理服人、以情感人的调解下,经过2小时的协商,终于达成一致意见,小志共获得两名被告人共计16万元的赔偿,小志及其家人亦对两名未成年被告人表示谅解。几番调解下来,不仅为小志争取到了后续的治疗费用,也让未成年被告人深刻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

遮风挡雨 全力保护未成年人

“他常常问什么时候可以去学校上课、打篮球,我只好拿出以前的校服给他穿,让他过过瘾。经过学校同意,偶尔带他回到课室,坐在后门感受一下上课的氛围。”

未成年人因为身心不成熟,对自己的行为控制能力不足,容易一时冲动犯下错误。而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中,犯罪对象往往也是未成年人,犯罪行为对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健康也会造成较大伤害。对此,惠东县法院不仅以“教育、感化、挽救”方针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开展审判、帮教工作,正确引导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迷途知返,同时还为未成年被害人提供心理辅导,并做好回访工作,帮助未成年被害人逐步恢复身心健康。